洛阳失联副市长电视述廉曾获99.2%满意度

2013年10月,河南省院副检察长到伊川县院调研,时任中共伊川县委书记的郭宜品(中排低头着蓝色衬衫者)在调研座谈会上,介绍该县的基本情况。
2013年10月,河南省院副检察长到伊川县院调研,时任中共伊川县委书记的郭宜品(中排低头着蓝色衬衫者)在调研座谈会上,介绍该县的基本情况。

9月13日,洛阳城南20公里外的伊川县鸦岭乡连续多日的雨仍未停歇。晚饭时分,村民李季北听到了急切的敲门声。

“惊慌,惊慌得很。”端着饭碗的李季北没多想就开了门,3名陌生男子站在门口。事后,他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的情景让人不寒而栗。

幸亏,有名村干部领着。李季北的家是幢临街的二层小楼,二楼吃住,一楼卖些农资。来者之中的一人掏出手机让李季北辨认里面的照片,村干部则领着另外两人直接上了楼。

李季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记得“手机照片的3个人,都不认识”。

直到两天后,李季北才在新闻上重新看到了这3个人的照片。报道说,洛阳市副市长郭宜品已失联月余,与他一同失联的还有地产商俞国强和张振强。

“哦,原来那人是个副市长啊!”李季北恍然大悟。

“安全”副市长

李季北不是唯一因“失联市长”遭遇盘查的人。

多位目击者向《中国新闻周刊》表示,9月13日当天,印有“公安”“特警”字样的车遍布鸦岭乡街头,有数十辆之多,不少人家或商铺还被村干部“看”过。

与副市长失联一同被曝光的,还有一份公安部门《“8·5”专案排查提纲》,其中说明:专案组在鸦岭要“对所有能藏身的地方进行排查”,“对所有居民和暂住人员进行排查,做到村不漏户,户不漏人,逐人排查”。

一位村民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排查过程非常仔细,问题包括:家里有几口人、几间房,最近有没有亲戚在家里住。“和几天前公安局满天下找那三个越狱犯一样一样的。”有人形容。

失联三人中,地产商俞国强是鸦岭人。有消息说,警方当天曾用技侦手段查到俞国强从鸦岭发出的电话信号,因此导致了这场排查。但这个消息没有得到公安部门的证实。

引人注意的,不只是失联人物的身份,以及警方的大范围排查行动,更让人感到蹊跷的是,郭宜品从伊川县委书记晋升为洛阳市副市长,履职还未满半年。

2014年2月28日,春节刚过完不久,52岁的郭宜品在洛阳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上,正式当选为洛阳市副市长。

郭宜品在市政府分管安全生产,包括煤炭工业、煤矿安全、环境保护、公路建设、城乡客运市场管理、抗震防灾等方面的工作。

3月6日,走马上任不久的郭宜品参加了洛阳市政府3月份安全生产工作例会。他在会上讲话提到,认真做好“两会”及“牡丹花会”期间的安全生产工作,确保不发生安全生产事故。4月30日,郭宜品还赴基层暗访乡镇安全生产大检查开展情况。

有人分析,郭宜品对安全格外关心,除了主管安全工作的因素外,还因他曾在这方面栽过跟头。

2010年3月,伊川县国民煤业公司发生特别重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44人死亡、6人下落不明,直接经济损失2728.4万元。事故遭国务院严处。时任县委书记的郭宜品受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时任县长也被免职。

市政府相关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郭宜品同时挂帅治理洛阳市的非法营运三轮车现象,并要求每天开会。一位与会政府工作人员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会议一直持续在开,直到7月底,突然又通知说不开会了。

知情人透露,郭宜品“失联”,应发生在8月5日前后,但一直对外封锁消息,直到警方在鸦岭乡的大面积排查行动,才被外界所知。

根据当地媒体报道,郭宜品最后一次公开出席活动,是7月30日、31日两天。当时,河南省政府安委会第三督导组到洛阳检查汛期安全生产工作,郭宜品作为主抓安全的副市长,一直陪同检查。

“没什么特别。”一位在场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回忆,类似的督导工作每年都有几次,郭宜品的表现也没有异常。

但仅仅一个星期后,洛阳市政府8月7日赴当地企业检查指导安全生产工作,分管这一职责的郭宜品却没有出现,指导安全生产的变成了另一位副市长。

9月16日,洛阳市委宣传部向《中国新闻周刊》确认郭宜品失联一事属实,但同时表示,未授权发布任何信息。

“百栋高楼”

失联事件曝光后,洛阳市人民政府官方网站上副市长郭宜品的简历已经消失。

郭宜品是河南洛宁人。19岁时,从洛宁县赵村乡一名普通乡团委干部步入仕途。参加工作后的33年间,先后在洛宁县、栾川县和伊川县工作,当过团委书记,政研室副主任、政法委副书记、组织部长,直到升为县长、县委书记。

不管是洛宁、栾川,郭宜品的仕途一直都围绕着洛阳。2007年12月他升任伊川县委副书记、县长后,距洛阳仅29公里之遥。因此,郭宜品将任职期间的主要工作着力点——滨河新区定位为:优先对接洛阳,实现伊川经济社会“跨越式发展的重要载体”。2011年2月,郭宜品在一次公开讲话中表示,要加快滨河新区建设步伐,并确立了“百栋高楼”的年度建设目标。

滨河新区2009年最初立项时规划面积8.54平方公里,但始终处于且建且扩大的状态,官方表述中还出现过“10.02平方公里”“10.972平方公里”,最终扩大为58.62平方公里。2013年7月,伊川县人大会议通过了这一最新规划,称“这符合伊川县长期空间发展需要”。

3年间疯长近7倍的滨河新区,不可避免地征用了大量土地。多位当地村民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伊川城关镇罗村、董村、张庄一带的耕地和林地,近年来先后被征用于新区建设。其建设开发项目包括一条投资1亿元全长5.7公里滨河大道项目;投资4000万元全长4.4公里滨河新区路网建设项目;此外,还有550亩商贸小区开发项目;210亩综合小区开发项目;100亩商住小区开发项目。

滨河新区地标性建筑之一,是位于伊川滨河大道与高新九路交叉路口的“百米双塔”。《中国新闻周刊》记者看到,联排的两座大楼,左侧叫“洛阳中原总部基地大厦”,右侧叫“百纳瑞汀时尚酒店”。

“四五年前,这里还是亩产千把斤的粮田。”罗村村民欧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大约2010年初,当地政府以建设新区为由,征走了他家里的耕地、林地共计6亩,每亩好田村里一年发给700斤小麦、700斤玉米,差一点的500斤,林地每亩460元,“没有任何协议”。

当地人说,“百米双塔”是一个名叫怡鑫置业公司的产业。此次与郭宜品一同失联的房地商人俞国强,即是怡鑫置业董事长。

如今,百纳瑞汀酒店约500米外的滨河大道上,还悬挂有巨幅“怡鑫大厦鸟瞰图”,百米双塔正在其中,酒店隔壁,一个标着怡鑫置业3号楼字样工地,仍在雨中进行着建设。

但在郭宜品调任伊川之时,俞国强还不是一名房地产商。

据伊川政协官方网站,2008年7月,俞国强成为伊川县政协七届委员会的乡镇委员,其身份介绍是:鸦岭苹果批发市场经理,男,35岁,文化程度高中,无党派。

而据洛阳工商公开资料,怡鑫置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1月,注册资本8000万元,经营范围是房地产开发,法定代表人俞永生,另一自然人股东为张志良。

俞国强怎样从水果批发业变成房地产商,目前不得而知。《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一份最早关于俞国强涉足房地产交易的信息,来自伊川县城关镇周村村民白书见的实名举报。

举报称,2011年8月11日晚,伊川县怡鑫苑置业有限公司负责人俞国强雇佣百余名社会人员,“携带砍刀、钢管及三台挖掘机、一台装载机强行铲除我承包地上的二千余棵碗口粗的树木”。领头者称,“国强让先砸车,再砍人,砍死一人他出一百万了事。”

白书见实名举报10天后,滨河新区管委会在一份说明中称,伊川县怡鑫苑置业有限公司取得该地块土地使用权后,“根据工程建设需要对该地块进行地面附属物清理时,与部分周村村民发生了冲突”。

这份说明证实,该地块位于伊川县豫港大道与洛栾快速通道交叉口西南角,原为伊川县城关镇周村集体用地,面积37.96亩。并称,国土部门曾在周村张贴征地告知书,期间,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提出的任何异议。

但对于俞国强及打人情况,该说明只字未提。

半年后,2012年2月,俞国强当选为伊川县第十三届人大代表,他的身份转换已成为洛阳市怡鑫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共党员。

伊川人大系统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证实了俞国强的人大代表身份,并透露,失联事发后,县检察院曾到人大了解过情况。

2014年2月,俞国强又成为洛阳市第十四届人大代表中43名伊川代表之一。郭宜品被选举为副市长那天,坐在台下的476名人大代表中,就有俞国强。

郭宜品的红与黑

事实上,自2013年8月起,对郭宜品的举报就出现在网络上,主要涉及在伊川征地、政府采购项目招投标等事项中,郭宜品有腐败嫌疑。

一份广为流传的举报称,修建洛栾快速通道的伊川段时,郭宜品授意他的一个侄子参与招标路灯项目,最后高价中标,而灯具被指是库存旧货。

不过,2013年8月4日,伊川县滨河新区管理委员会在关于“洛栾快速通道路灯工程”一帖的答复中对此予以否认。答复称,中标人并举报所说的郭宜品的侄子,中标单位也不是举报所说“上海一灯具厂”,路灯生产过程中,滨河新区专程到江苏厂家实地监督,不存在举报的“旧货和翻新现象”。滨河新区答复中专门强调,“目前,未发现郭小飞(举报所说郭宜品的侄子)参与滨河新区任何工程。”

同年的另一份举报称,伊川县先锋渠更换汉白玉栏杆的项目没有公开招标,但最后施工的是郭宜品的亲戚。

这一举报,未见官方回应信息。

伊川白沙镇卫生院原职工张少峰曾与郭宜品打过交道。2007年,张少峰因质疑医疗系统乱收费,在医院内遭该县卫生系统多名公职人员殴打,就此走上信访路。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夕,在京上访的张少锋接到一个电话,承诺“回来就给解决事”,打电话者正是郭宜品。他当时任伊川县委副书记、县长。

但张少锋回到伊川后,始终没有见到郭宜品,直到一天下班时,他和母亲在县委大院拦住郭宜品。张少锋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面对下跪的母亲,郭宜品头也没扭,反倒是郭的秘书拉起母亲,悄悄告诉他们:周一到信访局。

周一是郭宜品的接访日。此后,每个周一,张少锋都“如约”出现。2010年,伊川县成立训诫教育中心,不少上访都在里面“学习”过,张少锋也不例外。他对训诫教育中心的印象是:“生病不让看”,“馒头放了一天才给吃”和“大冬天让喝凉水”。

不过,张少峰说,从2013年上半年起,虽然信访值班领导的名单中还有郭宜品的名字,但郭宜品本人再也没有在信访局接过访,而张少锋具名举报的卫生系统官员,则先后升迁。

然而在被举报与接访之余,郭宜品在伊川也有其正面形象。

2011年8月24日,郭宜品参加由洛阳市纪委、市监察局主办的“向人民述廉”节目录制活动,其个人述廉和党风廉政建设工作两项满意度均为99.2%。

电视述廉中,他透露其爱人是市政协一般干部,孩子还在读书,均未经商办企业。郭宜品说,他时常严格教育子女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严禁打着自己的旗号去办私事、谋私利。

此外,郭宜品任职期间,伊川的招商、经济发展等都颇有起色。2013年10月11日,《洛阳日报》头版头条以“务实伊川,用心招商快一拍”为题,报道伊川近几年在招商引资方面的成就,并强调,“市领导在剖析招商工作时,总拿伊川做正面例子。”

伊川县委一位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郭宜品虽然有时会给人“架子大”“牛气”“不拿正眼看人”的感觉,但他在检查工作等方面确有独到之处。比如,郭宜品很喜欢“暗访”,还喜欢电话查岗,主要针对乡镇一把手。

至今,伊川官场仍流传着郭宜品关于“99次”的为官论断。他曾在全县领导干部大会上表示,从事科学研究的人,99次失败都不叫失败,那叫反复试验;但作为党的干部,99次成功甚至更多都不叫成功,那叫履行职责,哪怕是一次的失足就会令其身败名裂,为世人所不齿。

任职伊川期间,郭宜品还曾公开自己的手机号码,欢迎公众向他反映问题、提出建议。当地许多人将其视为开明之举。

不过,从7月底8月初,郭宜品的手机便打不通了。

知情人士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一同失联的俞国强、张振强已于日前从外地回到伊川,向伊川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投案自首。张振强并非网传的另一房地产商,而是俞国强的司机。《中国新闻周刊》获得的最新消息是,郑州市检察院日前已对郭宜品立案侦查。但截至发稿,“组团”失联事件的关键人物郭宜品,仍无更多消息。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