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审官员最后陈述上演哪些戏码:有人为情妇求情

原标题:受审官员“最后陈述”都上演了哪些戏码?

近日,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庭审时的表现,引发关注。

庭审进行到最后陈述阶段,万庆良一手拿着书面材料,一手捂住半边脸,痛哭流涕,称自己之所以从一名党的高级干部沦为违法犯罪分子,最根本的原因是严重缺乏政治定力、严重缺乏宗旨定力、严重缺乏理论定力、严重缺乏法纪定力。

万庆良受审。万庆良受审。

中国政法大学教授、刑法专家阮齐林和律师迟夙生接受“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采访时表示,被告人在最后陈述时的表现,对最终的定罪量刑影响有限。不过,最后陈述权是一项专属于被告人的程序性权力。在法庭宣判前,被告人是无罪的,因此,最后陈述权的程序价值在于,被告人依然有权利陈述对案件的看法和自己的态度,这对于诉讼来讲更加公平正义。

迟夙生对“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说,按照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等法律法规的规定,庭审中,被告人做最后陈诉时,法官不得打断,控诉方不能反击。即便是刑事诉讼的简易程序,最后陈述权也不能被简化。

可见,对于落马官员来说,最后陈诉权是其仍能以无罪之身,拥有的一项重要权力。那么他们是如何行使这项权力呢?“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不少官员如万庆良一般悔罪认罪,也有人翻供狡辩,还有人为自己的情妇、行贿人求情。

痛哭流涕哽咽

刘志军忏悔称“农民的孩子”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十八大以来受审的官员中,最后陈述时痛哭流涕“悔不当初”的官员,至少有4人,万庆良和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刘铁男、遵义原市委书记廖少华、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

刘铁男最后陈述时痛哭失声,接连自问,“我每每看到起诉书,都在反问我自己,这是我吗?怎么会到今天?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这是哪里呀?我怎么会堕落成这样呢?”

廖少华也一度失声痛哭,用衣袖拭泪,“心甘情愿的接受法律的追究。希望以我为鉴,教育更多的人”。

刘志军受审。刘志军受审。

刘志军接受审判时,法庭为他摆好了椅子、垫子,但他提出因身体原因,要站着受审。在最后陈述阶段,他拿出事先写好的几页纸开始忏悔,直至念到声泪俱下,“作为一个农民的孩子,本应该为中国铁道、为中国梦做更多的贡献,但是因为放松了自己的学习,放松了思想上的警惕,走到了这条道路。”

此外,“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统计,南京原市长季建业、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宝华等官员在最后陈述阶段,虽未痛哭流涕,但也哽咽落泪。

季建业做最后陈述中,对自己由一个高级领导干部蜕变成贪官表示忏悔,并表示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培养他的领导,说到最后流下泪水,请求法庭能从轻处罚。陈安众、郭有明、阳宝华在庭审做最后陈述时也数次哽咽、抽泣,表示“真诚的认罪悔罪”。

痛心疾首

周永康两位“门徒”表示痛悔

还有不少落马官员在最后陈述阶段,对自己的罪行表示痛心疾首。

周永康受审,表示认罪悔罪。周永康受审,表示认罪悔罪。

周永康在庭审最后陈述时说:“我接受检方指控,基本事实清楚,我表示认罪悔罪”。被称为周永康“门徒”的国资委原主任蒋洁敏,做最后陈述时称自己犯下滔天罪行,无比痛心疾首。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周永康的另一个“门徒”、四川省原省委副书记李春城做最后陈述时说:“我所犯下的受贿罪和滥用职权罪,严重损害了党和人民的利益,对党的形象和国家公职人员的公信力造成了十分严重的影响,令自己羞愧难当、痛悔不已。”

翻供狡辩型

薄熙来称指控失实,雷政富承认“沾点色但不贪财”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与上述悔罪认罪的官员相比,也有官员在庭审最后陈述时翻供狡辩。

薄熙来受审画面薄熙来受审画面

2013年8月,重庆原市委书记薄熙来庭审中做最后陈述时说:“我现在深陷牢狱之灾,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我也想对谷开来说,我最近听别人说你收了很多钱,的确是不应该的,但我也听说,你收的钱里边大部分是合法的。我只想强调起诉书对我贪腐的指控,是严重失实的。我没有管好家人和下属,我有大过,对不起党和群众。王立军叛逃有责,但不是我逼走他的”。

此前两月,重庆市北碚区原区委书记雷政富在最后陈述中说:“请审判长相信我的为人,我沾点色,我承认,但我不是贪财的人。”

今年5月,广州市地税局原副巡视员简汝坚当庭翻供称:案发前,自己就有失眠的毛病,长期靠服药助眠。被带走调查后由于药物服用不正常,导致自己精神疲劳、恍惚,甚至出现了幻觉。他称自己在精神状态不好的情况下,“别人说什么我就认了什么”,希望法庭根据证据加以甄别。

为情妇求情

揭阳原市委书记3次为情妇求情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还有官员使用自己的最后陈述权,为自己的情妇求情。

陈弘平陈弘平

今年4月,佛山中院开庭审理揭阳市委原书记陈弘平涉嫌受贿、贪污、行贿一案。检方指控,陈弘平共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253亿元,港币1720万元。

最后陈述阶段,陈弘平至少三次为许秋琳求情,“希望不要处理那些行贿的企业,都是我害了他们,特别是黄鸿明和许秋琳,他们的企业是揭阳的支柱企业。”

许秋琳被曝是陈弘平的情妇。陈弘平受审两月后,许秋琳也被押上被告席,检方指控其为了获得揭阳市道路工程项目,先后向揭阳市公路局原局长郑松标等人总计行贿237万人民币、133万港元。许辩称是单位行贿,而不是个人行贿,庭审最后陈述时声泪俱下自曝身世:“我有六个孩子,他们的爸爸都被抓了……”。

作报告打官腔

王世坤“感谢国家、组织、同事”

“海南落马厅官法庭当会议室最后陈述像做报告”,2014年11月,不少媒体以此为标题,报道海南省海洋与渔业监察总队原副巡视员(副厅级)王世坤的庭审表现。

王世坤受审。王世坤受审。

王世坤是海南海洋渔业系统贪腐窝案的涉案官员之一。检方指控其受贿252.6万元。王世坤辩称,在被调查时,检察机关仅掌握了邢某等人行贿自己23万余元的事实,剩下的220余万元受贿事实是自己主动供述,事发后又主动退赃,自动性和主动性非常明显,应构成自首。

做最后陈述时,王世坤称:“各位审判员、检察官,大家上午好。因为犯了点错误,走到这一步,我会对自己做深刻自我批评……我是从基层走出来,一直做到了副厅级官员到退休,首先我要感谢国家、感谢组织对我的培养;其次,感谢同事对我的信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王姝 实习生 王俊

编辑:戴玉玺


县级宣传部长为何女多男少?

一个地级市下辖各县区,宣传部长职位,基本上女士不仅能顶半边天,有时男女比例能达到4:6甚至3:7。也因此,如果省、市一级宣传部长由男士担任的话,常委们偶尔开的玩笑之一就是说,“你(宣传部长)的幸福指数比较高。”


钱仁凤的“感谢”重如千钧

一声“感谢”,重如千钧。它提醒我们,严防冤假错案,用制度和责任心去杜绝任何对无辜者的伤害;它倒逼我们,以最大的诚意推进法治进程,让法律的重器有力保护每一个公民;它呼唤我们,更友善地对待我们的亿兆百姓。


想在中国科学诺奖破题之后

最深刻的悲剧,往往就发生在好人之间,大家都想把事情搞好,但最终没有搞好。我们现在仍面临着很多这样的悲剧,那么科研政策的改革将如何走出这悲剧怪圈呢?


你愿意做一枚低社交动物”吗

那些全然否定社交会带来正面价值的人,某种程度上是无可救药的孤独症患者或社交恐惧症患者。而那些明明知道社交的好处仍执意要放弃的,才是真正享受独处乃至于在独处中不再孤独的精神生活家。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