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临终前与妻子约法三章:不准向组织要钱

昨日下午,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市民服务中心101会议室座无虚席,焦裕禄二女儿焦守云正在作《我的父亲焦裕禄》专题报告。台上的她时而哽咽、时而微笑,其质朴的语言,让台下听众泪光闪烁……

自习近平总书记今年3月到兰考调研指导后,焦守云已在全国各地作了约10场专题报告,其中在湖北讲了三场(鄂州1次,武汉2次)。接下来她还将飞赴东北、山东等地作报告。

习近平上学时曾哭着听焦裕禄的故事

焦裕禄去世后,其事迹一直为社会所广泛而经久传诵,几代党和国家领导人总是牵挂着焦家的后人。

在焦守云给记者递来的名片上,有一幅1966年9月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与之握手的照片。焦守云说,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中央领导人都先后接见过她和家人。“习近平总书记来过兰考两回,他今年来时还记得我就是天安门城楼上那个小姑娘。”焦守云说,习近平告诉她,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兰考,今后还会再来。

2009年,焦守云第一次见到习近平就感到很亲切。习近平告诉她,自己读初中时,语文老师含泪在课堂上给他们念了《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这一长篇通讯,他和同学边听边哭,从此焦裕禄成了他的偶像。

焦裕禄坚持给送西瓜的农民付瓜钱

“任何时候都不能搞特殊化”是焦裕禄一再强调的准则。焦家的六个儿女在父亲任职期间,从来没有享受过领导子女的待遇,凡事反而更加受约束。

焦守云昨天给大家讲了一个吃西瓜的故事。为了感谢焦裕禄,兰考有位瓜农摘了自家种的西瓜来县委,当时焦裕禄在外面办事,这位瓜农就到焦家等候,当时焦守云的几个姊妹年纪都很小,就围着西瓜不停转悠,瓜农便把西瓜打开准备让小孩先吃。

这时,焦裕禄正好回来,他马上表示吃瓜一定要付钱,而瓜农却坚决不收,因为不想直接拒绝瓜农的好心,焦裕禄从办公室把工作人员都叫来吃西瓜,最后招呼大家一起凑钱付了瓜钱。看到这个场面,瓜农只好把钱收下。“你要是白吃,别人的辛苦就泡了汤。”焦裕禄曾再三告诉子女,任何时候都要尊重他人的劳动。

临终前不忘与妻子“约法三章”

在兰考最后的日子里,肝癌已经扩散的焦裕禄每天都要忍着剧痛,工作期间,他要一直用钢笔顶着自己的肝脏减轻疼痛,最后发展到睡觉都要趴在床上,用钢笔继续顶着身体。“早上起来看到床上一大片墨水,母亲一再追问之下父亲才说出实情。”焦守云说,父亲一直瞒着没有去看病,因为拖得太久第一次去医院检查肝癌已经是晚期了。在去医院之前,父亲最后还下了一次乡,剧痛使他已经无法骑车,他一直推行着自行车,用车座顶住自己的肝脏,走到目的地时痛出的汗已将浑身的衣服湿透。

临终前,焦裕禄还不忘与妻子徐俊雅“约法三章”:不准向组织上要钱、要东西;不准给组织上添麻烦;不准向组织上要救济。而时年只有33岁的徐俊雅,今后要独自养活6个儿女和两位老人。

此后,对于组织上有何要求的询问,焦裕禄思考良久后说了一番话,“我活着没有治好沙丘,死了以后请把我埋在沙丘上,我一定要看着兰考好起来 。”

女儿眼中的父亲是个大帅哥

衣服又脏又破,胡子拉碴又黑又瘦。很多人对焦裕禄的初步印象,来自李雪健演的电影《焦裕禄》。

实际上,焦裕禄本人和银幕上的形象,还是有所区别的。他会唱歌,演过歌剧,二胡也拉得好,生活很有情趣。南下途中党组织分配焦裕禄搞宣传,他在部队演出歌剧《血泪仇》,出演主角王东才,现场看戏的观众感动得哭声一片。

在焦守云的眼中,焦裕禄是个不折不扣的大帅哥,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英俊的脸庞,“本人要潇洒多了。”

“我爸和我妈最喜欢合唱《小二黑结婚》。”焦守云回忆说,父亲告诉她,与母亲相识之初,他拉二胡母亲远远地听,后来变成近距离看,再后来就跟着一起唱,最后两人就在一起了,还挺浪漫的。

“爸爸当时打篮球中锋,特别喜欢运动。”焦守云介绍,焦裕禄在去兰考任职以前,爱打篮球,会跳舞。

在大连起重机厂工作期间,为了和苏联专家多接触,焦裕禄还带着徐俊雅一起参加苏方的周末舞会,徐俊雅为此还烫了头发。

为演焦裕禄李雪健两月瘦身30斤

谈起电影《焦裕禄》,焦守云讲述了一段幕后故事。“李雪健第一次来我们家,我妈直接就说他演不成。”焦守云说,焦裕禄特别瘦,找演员时不要说找多像的一个人,就找一样瘦的都不容易,第一眼看到李雪健,徐俊雅就觉得胖了。

为了打动徐俊雅,李雪健连续两个月只喝菜汤,连花生米都不吃一颗,两个月时间瘦了30斤,再来见徐俊雅,老人被演员的真诚所打动,这才同意由李雪健来扮演自己的丈夫,也成就了一部经典的电影作品,后来拍摄期间,李雪健经常和焦家的人待在一起,电影拍了几个月,老太太突然动情地对焦守云说:“感觉自己像多了个儿子”。“其实我的父亲是很讲形象的,当时衣服的补丁没有那么多。”焦守云介绍,当时父亲的衣服虽然旧得发白,但绝对是一尘不染,补丁都是打在里面的棉袄和棉裤上,外套看上去还是很干净的。

带着48年前的老照片 湖报老记者含泪听报告

在昨日的报告会现场,有一位特殊的听众,几乎是哽咽着听完全场报告。他就是今年已经82岁的袁洪范,1966年在湖北日报孝感记者站任副站长。“当时的场景仿佛就在昨天。”袁洪范告诉焦守云说,1966年徐俊雅在湖北志愿作报告时,他是参与采访的记者之一。当年徐俊雅送给了他一张焦家7口人的合影。时间已经过去48年,这张照片他也珍藏了48年。

焦守云看到照片后十分激动,她告诉记者,这是母亲在父亲去世之后,带他们全家照的一张合影,当年父亲最大的遗憾,也就是全家一直没有机会照一张合影。“我在哈密作报告时,还有个老人家翻出了和我母亲48年前的合影。”焦守云告诉记者,虽然父亲去世已经很久了,但从她的亲身经历可以感受到,父亲的精神还在感动着很多人。

(原标题:焦裕禄临终前与妻子约法三章)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