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史上最大毒品案主犯被执行死刑

中新网南宁2月13日电 (林浩 孙晓梅 何易) 2月13日,广西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依法对广西“11.21”特大贩毒案的两名罪犯凌志斌、周小权执行死刑。公安机关此前曾从凌志斌处查获海洛因共计33.3千克、毒资649.5万元,该案是广西史上破获的规模最大的毒品案件。

法院审理查明,2008年至2010年11月间,罪犯凌志斌独自或者伙同他人,从广西凭祥市毒贩“小弟”(另案处理)等处多次大量购买海洛因,运输至广东省深圳市、阳江市、揭阳市、东莞市等地,贩卖给容某(在逃)、庄某(在逃)等人。2009年开始,凌志斌先后纠集许某、何某标(均另案处理,已判刑)、凌某、何某阳、曾某(均系同案被告人,已判刑)共同贩卖、运输海洛因。

凌志斌负责筹集毒资,联系海洛因上下家,商定价格和交易方式,指挥凌某、曾某等人在凭祥市接收海洛因、支付毒资,在其租住处检验所购海洛因并重新包装。凌某、许某、曾某、何某阳等人按照凌志斌指令将所购海洛因驾车运输至广东省交付给买家并接收毒资。

2010年11月26日,罪犯周小权主动打电话与已被公安机关抓获的罪犯凌志斌联系,拟将海洛因贩卖给凌志斌。同月29日,周小权与凌志斌商定好海洛因交接方式和价格后,即打电话指使钟某(同案被告人,已判刑)交付海洛因。按照周小权安排,钟某驾驶摩托车到广西壮族自治区凭祥市火车站广场从一名男子处取得海洛因后,驾车来到凭祥市夏石镇与上石镇之间的二级公路路口,将13块共计净重4362.18克的海洛因交给已被公安机关抓获的凌某和乔装的公安人员。

南宁市中院于2012年5月28日对该案作出一审判决,以运输、贩卖毒品罪判处凌志斌、周小权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宣判后,凌志斌、周小权提出上诉。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于2013年11月20日作出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罪犯凌志斌、周小权违反毒品管理法规,向他人购买海洛因后予以运输、贩卖,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运输毒品罪。凌志斌纠集多人参与作案,联系毒品上下家并出资购买毒品,组织、指挥贩卖、运输毒品行为,获取绝大部分贩毒收益,在共同犯罪中居于核心地位,起最主要作用,系主犯,且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次数多、时间长,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应依法惩处。周小权贩卖、运输毒品数量大,罪行极其严重,有犯罪前科,且拒不认罪,主观恶性深,应依法惩处。

(原标题:广西史上最大毒品案主犯被执行死刑)


王岐山:有人说不大看得见我

刚才有同志说,电视上不大看得见你。使我欣慰的是,看不见王岐山没关系,你们看看电视上现在中纪委出现的频次,从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这几天连续都是第三轮巡视的反馈意见。


国企,该你颤抖了

这么大的巡视力度,国企会有老虎落马吗?问是否会有人落马,显然没有找到问题的核心。本届中央巡视组出手,还从未从哪个单位空手而归过,何况2015年的首轮巡视全部去央企,如果被巡视单位都清白到了这种程度,何须巡视?


央视“聊春晚”有点过头了

同样的话,不宜重复三遍。过了三遍,就要了无新意。个人聊天,尚且不能像祥林嫂那样絮絮叨叨,那么,一家电视媒体,不厌其烦聊春晚,是不是比祥林嫂还祥林嫂呢?


日本学生躲进厕所吃饭为哪般

想必很多喜欢日剧和动漫的人都会注意到这样一件有趣的事,剧中在学校被同学们用各种方式排挤的人,在午休时间会选择躲在厕所里吃午饭。日本人甚至还据此造出了一个新的词汇“便所饭”——“厕所饭”。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