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记贵州省丹寨县4名殉职青年干部_新浪新闻

4月1日晚11点,7个月大的女儿早已甜甜安睡,丈夫梁进冬还没有回家,陈晓丽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还在村里开会,等会儿给你回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疲惫的声音。陈晓丽没有想到,这是丈夫和她的最后一句话…… 诀别夜

夜凉如水,已是凌晨1点。贵州丹寨县排调镇的一处苗寨,还亮着一盏橘黄色的灯。亮灯的苗寨叫雄虎村, 灯挂在村支书杨昌永家房梁上。

4位年轻基层干部聚在灯光下,核对完最后一名村民信息,把工作台账合上,轻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天太晚了,就在家里住下吧,床都有呢。”杨昌永忍不住再一次劝说。

“不碍事,明天还有很多事等着办。”4人与支书握手道别,发动车子驶出村口,消失在大山深处。

这一别,竟是永诀。

2014年4月1日,是个应该记住的日子。丹寨县排调镇水利站工作员杨林,镇长助理梁进冬,县林业局干部马定毅、龙文到排调镇雄虎村开展精准扶贫摸底调查和农村低保调查工作,次日凌晨在返回排调镇途中,车辆不幸失事,全部因公殉职。

连日春雨,排调河猛地涨了一截。通往雄虎村最近的公路被阻断了——车子要涉河而过,水位太深,过不去,只有多绕20公里,借道丹雷公路前往雄虎村。

3个多小时后,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雄虎村委会门前。正值春季农忙,乡亲们白天都不在家,同村干部商议到下午6点,估计乡亲们都该收工回家了,梁进冬他们决定入户调查。

村干们建议,“先吃晚饭再去吧。”

“要调查217户呢,来不及了。”

凌晨1点,事情总算做完了。4人坚持赶回去,手头的事儿真多:几十个村2万余亩退耕还林的任务等着完成,几个汇报材料要赶着交,驻村承诺的几件事情要回县里落实……

直到3日上午9点左右,人们才在宰宿村至老冬村间的铜鼓坡山脚下找到坠下150米山崖的失事车辆。4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离去。

而今,失事山崖苍凉孤寂,只有几株山松附着清晨的露珠,仿佛苍松也默然垂泪……

工作狂

“有女不嫁林业工,出门回家臭烘烘”。1996年,大学本科毕业的马定毅回到农村老家,干起了“臭烘烘”的林业工。

工作18年,三天两头往林里钻,同事已记不清马定毅用破了多少顶帐篷、身上有多少摔伤刀伤,还有被毒蛇咬得乌青、被马蜂蜇成“胖子”、被虫子弄得全身过敏,他总一笑付之。

39岁的龙文做过教师、敬老院院长,今年初调入县林业局工作,没几天,兴冲冲地给姐姐龙琼打电话:“姐,我这周学会了好多检疫知识,会取样标本、会看显微镜了,要跟马定毅学习成为检疫高手!”

仅仅3个月,龙文迅速进入角色,只要听说哪片山生病了,不管路多险峻,他都坚持和大家一起“出诊”。

“葡萄苗、肥料,全是小梁帮我弄来的,小梁说这是搞一村一品,我们村要有产业才行。”雄虎村村民李应林口中的小梁,便是梁进冬,前年被县林业局选派驻村。小梁年龄确实不大,刚过而立之年,孩子不满周岁。

同为镇长助理的王锐和梁进冬住一个宿舍,哥俩聊得来,“他每次从村里回来,都带回很多村民的意见和想法跟我探讨,只要涉及村民利益的事情,他都格外上心。”

24岁,正是花样年华。透过杨林在排调镇水利站宿舍的天窗,一把小型吉他安静地挂在墙上,永远不会再有人弹起。

“话少、本分、勤快,下村工作从不喊累。”这是同事对杨林的评价。在领导眼里,他是业务一把好手,爱钻研爱鼓捣,更是一块“革命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工作不满两年,杨林已辗转镇计生办、综治办、安监站等多个岗位历练。

“不孝子”

好几天没见爸爸了,10岁的马瑞捷打电话给爸爸的同事:“叔叔,我爸爸去哪儿了,他手机关机了。”

“爸爸下乡去了,要去很久……”同事在那头强忍住哭声。

常常跟着爸爸在检疫站加班,马瑞捷眨眨眼睛,“爸爸的办公室就是我的小家。”一心扑在工作上,马定毅和家人聚少离多,更谈不上帮家里干些农活。

父母已年逾古稀,妻子多病,全家5口人只靠他一个人的微薄工资,日子过得艰难。“但他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同事郭泽贵说。

“从结婚到女儿出生,他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呆不了多长时间。” 梁进冬的妻子陈晓丽的眼泪簌簌落下来,“我埋怨他,他总说‘下次给你补回来好不好’。”

“杨林是带着遗憾走的,”父亲杨光周平静地说道,“尽管孩子内向,话也少,但他有理想,很孝顺。”

“杨林经常放《父亲》给我听,总觉得孩子还在排调上班。”杨光周禁不住哽咽着念起了《父亲》的歌词——每次离开总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

龙文和母亲住一起,白天工作干不完,晚上经常加班。年近八旬的母亲关心儿子要他早点休息,为了不让老人家担心,他假意答应着上床,待母亲睡下后又偷偷起来熬夜加班。

龙文走得匆匆,伤心的不只母亲,还有敬老院的那些老人。王义拿出一张单子,上面写道:王时泽30元,莫文坤20元,王义30元……共计315元。这是敬老院的老人们自发从自己微薄的生活费里挤出来的钱,他们说要用这点钱给龙文买个大花圈,送他走一程。

追悼会那天,老人们拄着拐杖,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

APEC高官会告别半瓶水浪费现象

新京报讯 在APEC第三次高官会上,会议饮用水瓶被贴上了一种绿色标签,参会人员饮用时可在标签上做出标记、辨认自己水瓶。会务服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让会场告别了“半瓶水”的浪费现象。

绿色标签留个人标记

走进APEC第三次高官会北京宫会议厅,来自加拿大的会议代表发现,桌上的矿泉水瓶好像有些异样,通红的瓶身上一处绿色标签格外显眼。

“Mark me, drink me, take me(给我做标记,饮用我,带走我)”

看完绿色标签上印着的这行小字,他欣然用指甲在标签上划出了一个笑脸,作为自己的标记。“我会喝光这瓶水,不用担心和别人弄混水瓶。”

每天在北京召开的各种会议成百上千。会场提供的瓶装水多是一个模样,开盖后很容易弄混,特别是有中场休息的会议,参会人员再回来时弄不清哪瓶是自己喝过的,只好弃之不喝或再开一瓶,造成很大的浪费。

APEC第三次高官会会务服务部有关负责人说,正是这小小的绿色标签,让每天数千人开会的会场告别了“半瓶水”的浪费现象。

多数代表喝光瓶中水

来自市外办的彭力是绿色标签的创意者之一。他告诉记者,去年召开的APEC非正式高官会上,会务部门就试用了这种可以用指甲划出印记的标签,方便参会人员在瓶子上写名字或做记号。“这个绿色的标签有个名字,叫‘iWater’,意思就是珍惜、节约饮用水。”他说,这也正好契合了本次APEC高官会绿色办会、节俭办会的原则。

“从会场回收情况来看,绝大多数代表都将瓶中水喝光了,基本没再出现‘半瓶水’的浪费现象。”在北京宫会场外的志愿者说,看到一个个没有浪费、全都喝干净的水瓶,他们也很高兴。“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一些参会代表在绿色标签上划出的个性标记,有的类似涂鸦、有人签名帅气……”

市旅游委副主任于德斌表示,目前本市举办的多种会议都在饮用水瓶外加贴了这种记名标签,方便参会人员标记、辨认自己喝的水瓶,尽量杜绝会议饮用水浪费现象,节约宝贵的水资源。

知识窗

“APEC方式”

APEC成立以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合作方式,即“APEC 方式”。其特点为:承认多样性,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自主自愿的原则;单边行动与集体行动相结合。在集体制定的共同目标的指导下,APEC成员根据各自的不同情况,作出自己的努力。这些原则和做法,照顾了合作伙伴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承受能力,使他们不同的权益和要求得到较好的平衡。

■ 探访

安检民警每天弯腰3万次

已有320余名参会境外代表抵京,北京饭店十余出入口全天24小时安检

新京报讯 (记者林野)记者昨日了解到,目前北京已迎来320多名参加APEC第三次高官会以及相关会议的境外代表,为确保安全,安检民警24小时值班,总计每天弯腰下蹲3万次左右。

会场每日安检

至少1.5万人次

“您好,请微张双臂,接受安检。”北京饭店莱佛士南门内,前来参会的代表走过安检门,民警尹诗玉马上笑着迎上去。手里一公斤重的安检仪上下翻飞,仅几秒钟就把代表上身正面检查完毕。

“稍等。”见代表欲转身,尹诗玉赶忙拦住,快速弯下腰去,仔细地用安检仪遍查腿部和鞋子。“现在您可以转身了。”又一次快速弯腰后,尹诗玉完成了全部的安检工作,微笑着说:“谢谢合作。”

APEC第三次高官会安保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鞠躬”式安检,每天至少有1.5万人次,需要民警弯腰安检3万次。也就是说,参与安检保障的百余名民警,每人每天至少要弯腰170次以上。

“不止弯腰,例如裤兜等人体安检的重点点位有20个,都要仔细检查才能保障会场安全。”民警张召成表示,保障会场安全方面要力求精准。

另据会议安保组负责人介绍,参与安检的民警分成7个班次,在十余个出入口进行全天24小时不间断安全检查。

开通参会人员

入关绿色通道

据了解,作为重要国际会议,APEC贵宾向来都可以享受便利的通关服务。市交通委、市口岸办等单位协调首都国际机场,特别开通了绿色通道,简化程序,减少参会境外代表出入境通关等候时间,受到多国代表的赞许。

北京市旅游委副主任于德斌透露,从第一位来自新加坡的代表抵京算起,3天来北京已经迎来了326位参会的境外代表。

辽宁遭遇60余年来最重旱情 一些村民饮水困难

记者从辽宁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7月下旬以来,辽宁气象干旱快速发展,大部分地区无明显降水,全省遭遇60余年来最重旱情。7月以来平均降水量仅为90.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六成,为195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同期最少。

气象部门预报辽宁省8月中旬没有明显缓解旱情的降水,晴热天气还将持续。预计气象干旱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干旱程度将进一步加剧,大部分地区将由夏旱转为夏秋连旱。

8月12日下午,虽已立秋,辽西大地还是骄阳似火。

站在干枯的农田里,眼望着这一片片一点就着的花生、苞米,兴城市碱厂满族乡四间村村民刘文颖欲哭无泪。苞米叶一捻可以成末,花生秧都干了,刘文颖拔出一棵秧没有花生,再拔一棵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种了20亩花生、10亩苞米,全旱死了。”刘文颖说,“正常年景30亩地纯收入能有2万多元。现在不但赚不到钱,种子、农药、化肥,至少赔进去15000元。”

8月正是玉米花生灌浆、果实成熟的关键期,是乡村最美的时候。在从兴城市区到碱厂乡的35公里丘陵路两旁,一眼望去,本该绿油油的庄稼,都是黄绿相间的颜色,有的全是枯黄色,还有不少树木因为缺水而枯死。

碱厂乡党委书记王德鑫,走走停停,陪记者到路边查看。他说:“有的地块你看着是绿的,仔细一看玉米要么没有结棒,有的结了,扒开一看,也没有多少玉米粒。我们乡镇农田绝大部分绝收,成灾减收已成定局。我们现在抗旱的重点已经转向保人畜饮水、保果树。现在有3个屯子饮水出现了困难。”

路边有老树干旱而死,河道里几乎一滴水都看不到,河床上的草盖不住,裸露着地皮。

“我活了快70岁,从没见过这么旱的天。”蒋家村大屯组村民杨立群说,“水都快吃不上了”。没有水源,自来水断了后,这个屯子吃水靠两口几百年的老井。“往年,水面离井口也就二三米。”55岁的村民小组长杨立华说,“你看现在都至少有10米了,水连水泵都盖不住了,只好每天等水冒出来一点,一早一晚,村民集中来接水。”10多米深的井,杨立华每天都要踩着井壁的石头冒着危险下去,给村民把水桶灌满。

“现在还能勉强应付吃水。再旱下去,乡里就得挨村送水了。”王德鑫说。

“虽然全力以赴抗旱,下发了3000多台水泵。但旱情太重、发展太快。我们这个县耕地面积是80万亩,现在至少有40万亩土地绝收。”兴城市委书记于学利说,“实事求是地说,减产必然减收,今年农民收入减少已成定局。”

“收入减少后,困难农民数量会大幅增加,今冬明春生活会非常困难。我们正着手摸底调查。市里已经决定,压缩政府各项开支,用于困难群众生活补助。”于学利说。

京津冀地区2017年可用海洋风电

新京报讯 (记者李丹丹)京津冀地区空气污染严重,发展清洁能源已成多方共识。记者近日获悉,位于唐山湾的京津冀地区首个海洋风电项目将于2017年初并入电网,直供京津冀地区使用。

年发电可达2400小时

目前,全国只有江苏如东、福建莆田等少量地区试水海上风力发电,而京津冀地区在该领域仍是空白。

今年1月,华电重工和唐山市签订建设曹妃甸海上风电产业基地合作协议。根据协议,华电重工将引进国际先进海上风电塔基专有技术,在子公司——华电曹妃甸重工装备基地一期项目基础上,于今年开始实施二期工程,打造曹妃甸海上风电产业基地。

据华电曹妃甸重工装备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杨广春介绍,目前进入筹备阶段的唐山湾海上风力发电,主要有三个项目,分布在乐亭月坨岛、京唐港和滦南,开发企业为河北建投、中广核和华电集团。

他说,目前和华电曹妃甸重工装备有限公司联系安装业务的上述三个项目,共计拟安装300台单机容量,每台4兆瓦的风电机组。

杨广春透露,项目大约2016年完成装机和建成调试,并将于2017年初正式投入运营,并入华北电网,主要供京津冀地区使用。

据其介绍,唐山湾地区风场资源丰富,而该项目的年发电长达2400小时,这一数据超过上海、福建等地的海洋风能发电项目。

一度“海电”0.85元

今年6月,国家发改委发布一则电价通知,被业界视为海上风电破冰重要节点,有望启动上千亿元海上风电市场。

该通知要求,2017年以前(不含2017年)投运的近海风电项目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1千瓦时合1度)0.85元,潮间带风电项目则为每千瓦时0.75元。

“定了电价,企业有了利益预期,才能做起来。”杨广春解释,一度电定价0.85元,意味着如果用户掏5毛钱电费的话,政府会向发电企业补贴3毛5分钱。海上风电,无污染且可持续发展,对于企业来讲,这个定价基本可以和成本“扯平”。

相关新闻

首钢

员工“上5休3”方便两地跑

曹妃甸被称为迄今为止首都产业外迁最大的承载地。早在2005年,以首钢搬迁曹妃甸为标志,拉开了首都功能疏解的大幕。

考验外迁企业的除了盈利之外,还有北京过来的员工生活问题。目前,首钢京唐公司里有大约8000名员工,其中4500多名职工要在北京和曹妃甸两地跑。

据介绍,首钢调整了班制,原先职工要上12天班才可以回北京休息4天。如今,职工可以上5天班回北京休息3天。

此外,首钢京唐公司宣传部副部长王明江介绍,他每周五回北京,周日返回曹妃甸。“如果员工自己开车回去,公司会给一些油费补贴,基本够往返的成本。”

(原标题:京津冀地区2017年可用“海电”)

我国向巴基斯坦归还204只走私黑池龟

报道:18日上午,海关总署、国家林业局在红其拉甫边境口岸向巴基斯坦濒危物种保护部门移交了204只走私黑池龟,它们将回归家乡、放生野外。这是我国海关首次成功将活体动物返还来源国。

6月13日,喀什海关在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一砖厂设卡检查时,在一辆皮卡车上查获了这批黑池龟。根据犯罪嫌疑人供述,还抓获了5名下家,走私案顺利告破。

据国家林业局森林公安司法中心专家介绍,黑池龟别名金龟、草龟、山龟等,主要分布于亚洲南部的印度、巴基斯坦及我国长江流域、云南、广西、广东等地,被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属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禁止捕捉,其产品也不能进行国际交易。

乌鲁木齐海关积极履行《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强化海关正面监管,加强跨境执法协作。2012年1月至2014年8月,乌鲁木齐海关共查获濒危物种走私案件15起,查获走私羚羊角1.49万根,案值4.35亿元,熊、狼、赤狐、麝鼠等动物皮张1.4万张,黑池龟、猎隼、穿山甲等动物活体231只。

乌鲁木齐海关副关长吕建忠说:“举行走私黑池龟返还放生活动,既表达了对野生动植物走私零容忍的态度,也传达出人与动物及自然和谐相处的理念。”

(原标题:我国海关首次将活体动物返还来源国)

中央反腐引老虎反扑之忧 专家分析四种可能性

反腐倡廉必须常抓不懈,经常抓、长期抓,必须反对特权思想、特权现象,必须全党动手。

决不允许“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决不允许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决不允许在贯彻执行中央决策部署上打折扣、做选择、搞变通。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形成不敢腐的惩戒机制、不能腐的防范机制、不易腐的保障机制。——习近平

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后,下一步反腐走向何方?一时间,“反腐终点论”、“反腐上限论”、“反腐拐点论”、“腐败反扑论”等纷至沓来。有人甚至担忧反腐会否就此打住。

就在各方热议时,8月23日,中纪委发布周案后首个“打虎”消息,一日内,两名山西省委常委陈川平、聂春玉被调查。而在此前的8月11日、13日,地方纪委连创了两个“拍蝇”纪录,其中13日当天10名厅局级官员被调查。

专家认为,中纪委的“打虎拍蝇”具体行动,客观上是对“反腐终点论”的回击。“苍蝇老虎一起打”的高压反腐态势不仅没有减弱,而且正从中央向地方深入。

“老虎联手反扑”说法引反响

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三天后,8月1日出版的《人民论坛》推出“反腐节点到来”特别策划,连推13篇文章,其中尤以中山大学党史党建研究所所长郭文亮撰写的《反腐风暴的风险评估与防范》反响最大。

郭文亮在文中称:“‘打虎’力度不断加大,腐败分子决不会坐以待毙。为保护既得利益,必然负隅顽抗,甚至联手反扑”。

“反扑”说引起各界关注。8月13日,郭文亮接受新京报专访称,“不少朋友挂电话问我,是不是受到了某种压力?没有压力,更没有任何人授意我,我只是根据自己的课题研究需要,写了这篇文章”。

郭文亮向新京报记者解释说,对于“大老虎”联手反扑的形势判断,来自不同途径掌握的信息,“我是广东省委机关党建咨询方面的专家,还在延安干部学院讲过课,出席过很多次关于反腐的座谈会,所以跟反贪局局长等反腐方面的干部接触的机会很多,了解到不少情况”。

“有的人没看懂我的意思。”他说,他的本意并非呼吁降低反腐力度,“我只是提醒反腐可能引发的风险,‘老虎’联手反扑的可能性。”

中央党校主办的《学习时报》,一连两期在头版刊发下一轮反腐形势的分析文章。8月4日刊文《反腐无上限》一文,称“反腐有上限,这是极少数利用职权谋取私利的人暗地里的一种愿望”;“如果反腐败存在上限的话,等于在政治上留下了一个无法割除的产生严重腐败的祸根”。

8月11日刊文《把反腐败硬仗进行到底》:“由于周永康是前政治局常委,所以随着他的落马,许多人在关注:下一步的反腐败斗争将怎样进行?结论只有一个,把反腐败的硬仗进行到底”。

“老虎反扑”的四种可能性

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和郭文亮都认为,随着高压反腐态势从中央向地方的深入推进,“老虎们”的反扑可能会加剧。

郭文亮预计,反扑会以四种形式出现:“老虎”要么寻找更高的“后台”保护自己,阻挠对自身腐败行为的查处;要么以影响党的形象、影响安定团结为由想方设法向查处活动施加压力;或者以自己所掌握的对手或更高层级官员的腐败线索相要挟,作垂死挣扎;或者联合党内相关利益者,以莫须有的罪名打击坚持反腐的同志,压制反腐败斗争的开展。

此前一些贪腐官员落马前的表现,验证了郭文亮的部分判断。

宋林案的立案过程,具代表性。

从2013年7月17日凌晨,新华社《经济参考报》记者王文志第一次向中纪委举报宋林,到今年4月17日,中纪委宣布宋林接受调查,相隔9个月。

据接近此事件的相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讲,去年王文志举报宋林后,高层领导就已批示严查,“但据说遇到阻力,被‘顶’了近一年”。

“一个腐败官员背后往往有一个‘利益共生体’,反扑是必然的。”湖南一名纪委干部对新京报记者说,基层每拍一个“苍蝇”都是一个博弈的过程,办理每一个案件都会有难度,上层“打老虎”遇到的反扑肯定更为激烈。

“腐败越是多发越要保持高压”

有观点以为“有条件赦免‘问题官员’”,可能是应对“反扑”的方法。但“反腐赦免论”,不论是普通民众还是反腐学者,反对者居多。

今年7月,人民论坛有关“反腐赦免论”的调查显示,非常不赞同的受访者占38.5%,不太赞同的占28.4%。在反对“反腐赦免论”的原因中,“会释放错误信号,导致腐败问题更加严重”位居首位,得票率达72.9%。“难以获得群众支持,严重影响政府公信力”排第二,得票率达63.3%。有干部指出,“如果有条件赦免贪官,会造成两种负面效果:一是对贪官释放出纵容腐败的信号;二是造成人民群众思想混乱,政府的可信度下降”。

两位中纪委特约监察员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也持反对态度。

“现在还在反腐攻坚阶段,还谈不上赦免问题。”马怀德对新京报记者说,“对谁赦免?因为什么赦免?赦免制度要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我国目前并没有这方面的法律”。

周淑真认为,越是腐败多发高发,反腐越应保持高压态势。

她表示,在反腐与反扑的博弈中,反腐制度建设正在走向成熟,“过去一年半,从巡视制度改革,到纪委内部的机构改革;从八项规定到反浪费条例,这些都是反腐的治本之策。三中全会也已提出了政治体制改革方向,建立科学的权力体系。‘反扑’并不可怕,只要坚持十八大以来的反腐思路,在高压反腐的态势下,完善治本之策,最终实现权力入笼”。

“打虎”不会停“拍蝇”在提速

当各方担忧反腐或将降温时,地方“拍蝇”突然提速,连创两个新高。

11日,中纪委官网发布10起案件,其中被查处的9人是厅局级干部,刷新今年年初一日宣布8厅官被查纪录。

但上述纪录只保持了1天。8月13日,中纪委官网再通报10名厅官被查。

制度反腐专家李永忠、国家行政学院教授许耀桐等受访专家表示,地方“拍蝇”提速意味着高压强力反腐,正从中央向地方推进,“‘老虎苍蝇一起打’,对于十八大后中央掀起的反腐风暴,去年可能有的地方还在观望,但今年各地都在跟进”。

周永康被立案审查以来,从中央到地方释放出的下一轮反腐信号,也验证了受访专家们的判断:反腐力度非但没有减弱,高压反腐态势正从中央向地方深入推进。

8月23日,中纪委宣布山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聂春玉,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陈川平被查。这是7月29日宣布周永康被查以来,中纪委发布的首个“打虎”消息。

最近半月,贵州、新疆、湖南、重庆、山东、山西等十余省份也密集发声。如8月11日召开的山西省委常委会,提出“当前要把坚决查办违纪违法案件作为反腐败工作的重中之重,面对腐败零容忍,查办案件不放松”。

其实,对反腐的长期性和艰巨性,中央早有准备。早在2013年初,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上,王岐山就强调,要深刻认识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坚持标本兼治,当前要以治标为主,为治本赢得时间。

今年1月14日,习近平在中纪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再次强调“反腐败斗争的长期性、复杂性、艰巨性”,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坚决把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进行到底。

“反腐败高压态势必须继续保持,坚持以零容忍态度惩治腐败。对腐败分子,发现一个就要坚决查处一个。”习近平表示。

新京报首席记者 王姝

(原标题:反腐面临反扑?十余省份表态保持高压)

中美进行海空规则谈判欲避免意外军事冲突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美两军近日的摩擦和对话引起媒体特别关注,并引发对中美关系的担忧。《日本经济新闻》近日报道说,从奥巴马政权推迟公布中国军机“拦截”事件来看,“美中紧张关系进入了新的阶段”。文章称,“拦截”事件发生在19日,而奥巴马政府直到3天后才正式公布,白宫开始没有对外公开此事,是因为判断中国最高领导层“并没有直接参与这一拦截决定”,3天后又公布的原因,主要是因为美方通过内部外交渠道向中方表示抗议后,遭到了中方反驳,“美国担心如果不予以公布,今后中国军方会反复作出同样的拦截行为”。文章称,如果美中首脑不能“共有危机感,认真探讨回避冲突的方法的话”,“偶发惨剧在何时发生都不足为怪”。

美国海军陆战队网站26日报道称,中美军方相互交流在加强,是因为美方意识到中国在世界安全问题方面将发挥重要作用,“不过,最近发生的事件显示双方日渐增多的军事交流并不能足以消除摩擦”。日本冈崎研究所网站27日撰文指出,美中双方之间偶发而不是故意产生的冲突出现频率在增加。如何予以回避是重大课题。

《华尔街日报》26日发表题为“中国鲁莽的军事行动”的文章,称在南海,中国的攻击性行为更为频繁地针对美国。美军对太平洋地区进行持续侦察表明美在中国的“欺凌”下不会退缩。日本、菲律宾、澳大利亚和越南等美国的盟友一直期待美国不断传递出这样表明“坚持”的信号。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金灿荣说,中美进行海空规则谈判,是避免意外军事冲突的积极信号,中美都不会放弃自己固有的行为模式,但都希望为双方的行为画一条“必要而有益的红线”。

【环球时报驻美国、日本特派特约记者陈一鸣蓝雅歌 环球时报记者 刘扬 林鹏飞 王天迷】

重庆原副市长谭栖伟被双开 涉两宗罪(图/简历)

日前,中共中央纪委对重庆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党组原副书记谭栖伟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谭栖伟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通过其妻收受巨额贿赂。

谭栖伟的上述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并涉嫌犯罪。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中央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谭栖伟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及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个人简历:

谭栖伟,男,土家族,1954年8月生,重庆石柱人,市委党校研究生,1973年3月参加工作,1973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73.03—1975.06 四川省石柱县灯盏公社五大队知青、大队民兵连副连长、党支部副书记、公社团委副书记

1975.06—1977.05 四川省石柱县洗新公社、马武区区公所文书

1977.05—1980.08 四川省石柱县石流、双庆公社党委书记

1980.08—1981.07 四川省石柱县马武坝区委副书记、区长

1981.07—1985.07 四川省石柱县马武坝区委书记(其间:1983.09—1985.07四川省委第二党校政治经济学专业大专班脱产学习)

1985.07—1989.09 四川省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委副书记、县长

1989.09—1991.11 四川省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委书记

1991.11—1993.09 四川省黔江地区行署副专员

1993.09—1997.03 四川省黔江地委委员、行署副专员

1997.03—1997.06 四川省重庆市南岸区委副书记、区长

1997.06—2001.12 重庆市南岸区委副书记、区长(1996.09—1999.07重庆市委党校研究生班区域经济学专业学习)

2001.12—2006.03 重庆市南岸区委书记

2006.03— 重庆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06.07兼市委移民工委书记

2014年4月,谭栖伟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2014年5月,谭栖伟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领导职务。

十届全国人大代表,二届、三届市委委员,市一次、二次、三次党代会代表,市一届、二届、三届人大代表

河南民告官案件异地管辖 胜诉率提高近3倍

原标题:河南“民告官”案件异地管辖 群众胜诉率大幅提高

新华网郑州11月11日电(记者史林静)从过去“民告官告了也白告”到现在“找县长不如找院长”,在河南,群众“民告官”胜诉率大幅提高。

记者从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自2014年5月河南实施行政案件异地管辖改革以来,河南法院一审受理此类案件累计突破一万余件,原告胜诉率由改革前10%左右,提高至改革后26.1%。

长期以来,行政案件存在着立案难、审理难、执行难等问题。由于基层法院人员任用、办公经费等受地方制约,从而导致审判中部分法官对行政案件不敢审、不会审。在河南,原告胜诉率一度只有10.18%。

河南省高院于2014年5月在全国率先出台《关于行政案件异地管辖问题的规定(试行)》,把以县政府和地市政府为被告的案件和环保类案件,全部 交叉到相邻的县、市法院立案审理,让群众到外地法院起诉。此后一年,县市政府作为被告案件增长率由此前的7%,增加至89%。今年4月,河南高院又出台补 充规定,扩大异地管辖范围,对基层法院管辖的行政案件全部实行异地管辖。

根据最新统计,自改革以来,河南法院一审受理异地管辖案件10823件,原告胜诉2825件,胜诉率26.1%,比改革前提高16个百分点。其 中可上诉案件8945件,上诉率39.85%,比改革前降低17个百分点。赴京上访率5年来首次下降,降幅16%。有些市县异地管辖案件实现了“零上 访”。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表示,异地管辖,避免行政权力干扰,有利于司法公正。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国企“第二轮下岗潮”来了?

渡尽劫波的中国国企,谁都忽悠不了。大国强企、基业长青,最终必将在商海实战中自证雄风。至于网友调侃的,“还敢任性看世界吗?”答案恐怕不言自明。


从艾宝俊落马看中央深改布局

有一句是绝对不能忽略的:不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就要得罪13亿人民,也要得罪听党话、守规矩的广大党员干部,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民心账、政治账。


家庭是社会不平等的祸首吗?

在房价高的城市,经济能力越高,结婚的年龄越早。在经济落后、房价低的地方,教育水平对结婚与否的影响是负的;而在房价高的地方,教育水平对结婚与否和结婚年龄都是有正面影响的,教育水平越高,他的结婚概率越高。


谁遗弃了政府门前上吊的老人

一位失去低保的老人吊死在市政府大门上,而他的生活窘迫的儿子却背负着“遗弃”罪名,有可能受到法律惩处。这样的悲凉图景,无论如何不应该出现在现代社会。

重庆永川区煤矿瓦斯爆炸已致15人遇难18人失联

[重庆永川区煤矿瓦斯爆炸已致15人遇难18人下落不明]记者从重庆煤矿安全监察局发布的金山沟煤矿瓦斯爆炸事故紧急通报获悉,31日11时33分左右,永川区金山沟煤矿井下发生瓦斯爆炸事故,造成33人被困。截至记者发稿时,已发现15具遇难者遗体,仍有18人下落不明。


不让讲排场,接待领导更难了

工作需要,我也参与了一些接待工作,深知接待工作的酸甜苦辣,也见识了在当前形势下一些官员在应对吃喝问题上的招数。


乡村少年你要去哪里呀?

对我和复生这些少年离乡的乡村人而言,故乡是回不去了,大都市不再是驿站,而是我们必须在此栉风沐雨、开花结果的归宿地。我们别无选择。


干政朴槿惠的崔顺实是谁

有人说,朴槿惠的亲信干政丑闻,比希拉里的邮件门要严重得多。希拉里邮件门,只是可能泄露重要信息,而朴槿惠的做法,则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前途的东西,送给他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