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玉门现鼠疫致1人死亡 151人被隔离

中新网兰州7月17日电 (记者 冯志军)甘肃酒泉市政府办公室17日对外发布消息披露,7月16日,甘肃省玉门市发现一例鼠疫病例致1人死亡,目前死者遗体已按有关规范进行妥善处理。

据称,7月16日5时许,甘肃省卫生计生委接酒泉市卫生局报告一例疑似鼠疫病例,甘肃省、酒泉市、玉门市三级专家根据该患者临床症状、流行病学史和省级专家组实验室检测结果,于7月17日确诊为肺鼠疫。该患者已于7月16日死亡,遗体已按有关规范进行妥善处理。

截至17日下午,排查出与患者密切接触者共计151人,已全部采取隔离、流行病学调查、预防性服药等措施,目前尚未发现异常症状。

为严防疫情扩散,酒泉市分别在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疫点牧场设置疫情隔离区。

疫情发生后,甘肃官方领导高度重视,要求省市各级高度重视,组织得力应急小组,深入实地指导防控工作。

17日下午,国家卫生计生委派出专家到玉门现场指导疫情处置。甘肃省卫生计生委成立应急小组指导疫情处置,并派现场工作组和专家组一行6人于7月16日到达疫区指导当地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酒泉市迅速启动鼠疫防控应急预案Ⅲ级响应,酒泉市、玉门市成立疫情应急指挥部,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工作。

目前,各项防控措施正在科学、有序、有效进行中。(完)

另据@甘肃川北高速交警:为了预防鼠疫疫情的扩散和传播,连霍高速公路赤金收费站暂且封闭,请过往驾驶员绕道行驶!高速公路第二支队川北大队温馨提示!

(原标题:甘肃省玉门现鼠疫致1人死亡 百余人被隔离)

工信部将整治利用APP软件传播淫秽色情信息

新华网北京7月22日电 工信部将组织通信管理局、电信研究院、中国互联网协会等开展整治利用APP传播淫秽色情信息相关工作,建立长效工作机制,打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这是记者22日从工信部获悉的。随着移动互联网高速发展和移动智能终端迅速普及,淫秽色情信息传播形式日益多样化,出现了利用移动互联网、移动智能终端应用(APP)传播淫秽色情非法有害信息的情况。工信部将对移动智能终端应用传播淫秽色情进行整治。

工信部称,将加大对基础电信企业、移动智能终端厂家、应用商店等的管理力度,督促建立健全APP开发者真实身份核验、淫秽色情违法信息监测和处置等机制,并在终端进网环节加强对预置APP的测试,严禁移动智能终端预置传播淫秽色情等有害信息的APP。

此外,加强技术研发,提升对淫秽色情APP的发现能力,完善处置流程,组织基础电信企业、移动智能终端厂家、应用商店、APP开发者共同建立企业间监督制度,鼓励手机安全软件厂家开发淫秽色情APP一键举报功能,并建立APP黑名单数据库,通知相关接入服务企业停止黑名单APP的互联网接入和域名解析服务。

台风威马逊造成我国62人死亡21人失踪

新华网北京7月25日电(记者黄小希)受台风“威马逊”及其残留云系影响,广东、广西、海南和云南4省(自治区)154个县(市、区)已有超过1100万人受灾,62人死亡,21人失踪。

与此同时,86.2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6.1万人需紧急生活救助,直接经济损失384.8亿元,灾区电力、供水、道路、通信等基础设施损毁严重。

第9号超强台风“威马逊”先后在海南文昌、广东徐闻和广西防城港三次登陆中国,是1973年以来登陆华南地区的最强台风,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登陆广东、广西的最强台风。

今年以来,共有3个台风登陆中国,登陆个数与常年持平,但灾情明显偏重,死亡失踪人口、倒损房屋数量较近十年均值增加1倍以上,直接经济损失、农作物绝收面积分别增加3倍和4倍。

安监总局:中国今年将至少关闭800处小煤矿

国际在线消息:据中新社电,中国国家安全监管总局29日表示,继去年关闭711处小煤矿后,今年将再关闭至少800处小煤矿,到2015年实现关闭2000处的目标。

29日在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国家煤矿安监局副局长宋元明指出,关闭小煤矿重点是关闭9万吨以下、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煤与瓦斯突出矿井,要坚决关闭发生3人以上较大事故的小煤矿。通过这些措施,尽快把不具备安全保障能力的生产能力淘汰出局,同时促进煤炭工业结构调整,保障能源供应。

据介绍,今年上半年,中国煤矿事故起数和死亡人数同比分别下降15.3%和25.8%,连续15个月没有发生特别重大事故,是历史上最长的周期。

(原标题:中国今年将至少关闭800处小煤矿)

北京昌平怀柔城区将对外地车限行

昌平城区很多地方设有限行警示牌,但昨日仍可看到不少无进京证外地车在行驶摄影/本报记者袁艺
昌平城区很多地方设有限行警示牌,但昨日仍可看到不少无进京证外地车在行驶摄影/本报记者袁艺

昨日起,位于六环外的昌平主城区划定区域内,无进京证的外地牌照车禁止驶入。这是北京市首个宣布限制外地牌照机动车的远郊区县。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怀柔区政府了解到,继昌平之后,自9月1日起,怀柔区划定区域内也将实施无进京证禁止外地车通行的政策。

措施

怀柔昌平城区 外地车“限行”

昨日,北青报记者从怀柔区政府部门了解到,怀柔区政府昨天发布通告,规定自9月1日起,将对划定区域内道路上行驶的非京号牌机动车采取交通管制,这些车辆有进京证才能通行。

据怀柔交通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这次限制的对象主要包括北京市核发号牌的机动车,达不到国Ⅰ标准的汽油车和达不到国Ⅲ标准的柴油车(即黄标车);外省(直辖市、自治区)核发号牌(含临时号牌)的机动车,也就是常说的非京牌车。

管制区域包括怀柔城区的南华大街、龙山东路、环湖路、富乐大街、开放路以内道路(含上述道路)。这些路段都将全天禁止黄标车和未办理进京证的外埠车辆通行。按规定,外省(直辖市、自治区)核发号牌(含临时号牌)的机动车,在9月1日以后,进入划定区域内道路行驶必须办理进京通行证件。此外,不管是北京还是外省市车辆,所有的黄标车均不能驶入这些道路范围内,载货货车、摩托车均在禁行范围之内。

另据了解,从昨日起,驶入昌平城区的外地牌照机动车都需办理进京通行证。

今年7月,昌平区曾发通告要求从8月1日起,进入昌平城区外地车需有进京证,成为全市首个宣布限制外地机动车的远郊区县。

昨日,昌平区交通管理部门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在禁行区域各主要道路,限行提示牌和警告牌已经全部安装完毕,过往司机应注意。

此外,北青报记者询问延庆等多个远郊区县的相关部门,他们近期尚未有此类政策出台。

调查

数万昌平车 持外地牌照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此次对外地牌照车无进京证的管理规定,都依照两个区县分别发布的《关于对部分机动车采取交通管理措施降低污染物排放的通告》。

昌平区政府工作人员曾透露,该政策出台的主要目的是为了“改善辖区内空气环境质量,有效降低机动车污染物排放”。

对于昌平区是否有权自主决定采取车辆限制措施,昌平区政府相关负责人曾表示,根据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环保局、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联合发布的通告,将外省、区、市进京机动车需要办理进京通行证的范围由原来的五环路(含)以内道路扩大至六环路(不含)以内道路。对于远郊区县城关镇禁限措施和禁限道路的范围,由远郊区县政府负责确定并对外公告,同时按照相关规定在禁止通行的道路区域周边设置禁令标志。因此,昌平区的禁行措施,与市级条款并不冲突。

据昌平交通支队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现在昌平区已经到了“车满为患”的地步,本地人买外地牌照车的情况发展十分迅速,仅昌平地区就有几万辆这样的车。再这样发展下去,摇号政策就等于没有效果了。所以,有关部门正在逐步收紧,把当初钻了政策空子的外地牌照车重新管理起来。

现场

昌平城区限行首日 仍有不少无证外地车

昨日下午2点左右,在昌平城区内,道路旁的白色提示牌子随处可见,提醒着司机从8月开始,外地机动车进昌平城区需办进京证。不过,不少外地车牌的机动车仍然在这些道路上穿行着,车前并没有摆着已办好的进京证。

“我不知道啊,我以前就老来,今天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一位刚刚驶过白色提示牌的河北牌照车的司机说,自己因为工作原因经常出入昌平城区,他称不知道需要办进京证。

在北青报记者的指点下,该司机看了一会儿白色牌子上的禁行提示内容。随后他说,自己这几天会看看情况,如果查得不严就不办进京证了,不然太“折腾”。

在城区内的道路上,记者看到,十分钟左右大约有两三辆没有进京证的外地车牌机动车驶过,车牌显示这些车来自全国各地,有辽宁的、河北的、吉林的和天津的。还有的外地车牌车主直接将车停在了白色提示牌的下面,步行去马路对面的饭馆吃饭。

几位仍未办理进京证的外地牌照车主表示,由于昨日是新规推行的第一天,他们都抱着侥幸心理,想先观望一下。如果查得严,会想新的办法。

查处

交警一天查处“闯限行”外地车百余辆

昨天,交管局昌平支队以及城管、环保等多个部门共100多人,组成了18个检查组,在机动车限制驶入区域的外围18处路口进行拦截检查。上午8点,在昌平区最繁华的中心区域路口,两个小时内处罚了16辆没有进京证的外地车。民警表示,对于机动车违反规定进入限制驶入区域道路行驶的,将认定为“违反禁令标志指示行驶”的违法行为,依法处以100元罚款、扣3分的处罚。

“我没看见什么禁行标志啊!不知道外地车不让走啊!”一个小伙子被拦下来后显得一脸茫然。对此,昌平支队的民警表示,昌平支队在市政府的帮助下在机动车限制驶入区域的外围18处路口设置了120多个禁行和指示标志,提醒市民提前绕行。如果说没看到有点过于牵强。

执法现场,很多司机都表示自己知道这个规定,但是家里有事或者各种原因,存有侥幸心理就出来闯闯,没想到还是被抓住了。

据悉,全天昌平警方查处105辆违反禁令标志行驶的外地车。据昌平支队相关负责人介绍,根据市政府下发的通知,严查时间将一直持续到8月20日。之后也将不定时地进行检查,所以不要有侥幸心理,外地牌照车辆应抓紧时间去办理进京证。

影响

车主办一张进京证 得跑上数十公里

昨日,一位外地牌照机动车的昌平地区车主对北青报记者表示,听说昌平城区也要进京证了,他有点着急。他介绍,自己摇号摇了两年都没中,于是弄了个外地牌照的车开。但是频繁地办进京证十分影响他的正常生活,于是他想到了一招,索性将家从北四环搬到昌平,这里可以不用证。

此后,他经历了找房、谈价钱到搬家,费了很大劲终于来到了昌平,家还没装修完,昌平也要进京证了。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尽管位于六环外,但怀柔和昌平城区周边的办证地点距离都不近。北青报记者以市民身份致电昌平交通支队车辆管理站,该站工作人员说,昌平的车主办理进京证,最近的地点在位于延庆的康庄综合检查站。据悉,从昌平城区出发,单程距离约为35公里。如果办理进京证延期业务,车主则就近在昌平交通支队车辆管理站办理。

同样,距离怀柔城区较近的墙子路综合检查站和白庙南综合检查站距离都约为50公里。

一位去过康庄办进京证的腾讯微博网友算了一笔账。如果从他家开车去办个有效期7天的进京证,往返需要80公里,需要花费油钱50元,高速费30元。如果不排队,来回需要两个多小时。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QQ上,已经有不少标明是昌平城区车主办理进京证的交流群被建立起来。大家在QQ群里商量着新“对策”,比如将所有人的信息和材料汇集,大家组团去办证。

与此同时,住在昌平地区的一些市民则认为,新规出台对他们而言更便利了。一位平日出行主要靠公交系统的市民介绍,在昌平城区内,有很多外地牌照的黑车堵在路口或路边,扰乱道路正常秩序,还经常造成堵车。

在她看来,限制外地牌照机动车在城区内通行,会使道路交通好转许多。她举例,比如从自己家到父母家,本来乘坐公交车也就六七分钟就能到,但经常因为堵车和被黑车堵道而用时15分钟,高峰期甚至需要一点点往前挪。而如果走路,也需要不短的时间。在昌平城区内多个其他路段,情况也是如此。

北青报记者看到,在各大社交媒体上,也有不少昌平地区的市民与该市民的看法相同。有人甚至指责对新规定言辞激烈的网友说:“你自己来住昌平城区内试试,就知道为疏通道路确实该做点什么了!”

还有车主认为,自己虽然每周末都会有一天早起去办进京证,但如果这样能让昌平城区内的道路拥堵状况好转,自己愿意为此付出。

本组文/ 本报记者 孟妍 罗京运 杨柳 雷嘉

实习记者 杨诗仪 线索提供/朱先生

(原标题:外地车进怀柔昌平城区须持进京证)

追记贵州省丹寨县4名殉职青年干部_新浪新闻

4月1日晚11点,7个月大的女儿早已甜甜安睡,丈夫梁进冬还没有回家,陈晓丽忍不住拨通了他的电话,“还在村里开会,等会儿给你回电话。”电话那头传来疲惫的声音。陈晓丽没有想到,这是丈夫和她的最后一句话…… 诀别夜

夜凉如水,已是凌晨1点。贵州丹寨县排调镇的一处苗寨,还亮着一盏橘黄色的灯。亮灯的苗寨叫雄虎村, 灯挂在村支书杨昌永家房梁上。

4位年轻基层干部聚在灯光下,核对完最后一名村民信息,把工作台账合上,轻声说道:“我们该走了。”

“天太晚了,就在家里住下吧,床都有呢。”杨昌永忍不住再一次劝说。

“不碍事,明天还有很多事等着办。”4人与支书握手道别,发动车子驶出村口,消失在大山深处。

这一别,竟是永诀。

2014年4月1日,是个应该记住的日子。丹寨县排调镇水利站工作员杨林,镇长助理梁进冬,县林业局干部马定毅、龙文到排调镇雄虎村开展精准扶贫摸底调查和农村低保调查工作,次日凌晨在返回排调镇途中,车辆不幸失事,全部因公殉职。

连日春雨,排调河猛地涨了一截。通往雄虎村最近的公路被阻断了——车子要涉河而过,水位太深,过不去,只有多绕20公里,借道丹雷公路前往雄虎村。

3个多小时后,车子稳稳当当地停在雄虎村委会门前。正值春季农忙,乡亲们白天都不在家,同村干部商议到下午6点,估计乡亲们都该收工回家了,梁进冬他们决定入户调查。

村干们建议,“先吃晚饭再去吧。”

“要调查217户呢,来不及了。”

凌晨1点,事情总算做完了。4人坚持赶回去,手头的事儿真多:几十个村2万余亩退耕还林的任务等着完成,几个汇报材料要赶着交,驻村承诺的几件事情要回县里落实……

直到3日上午9点左右,人们才在宰宿村至老冬村间的铜鼓坡山脚下找到坠下150米山崖的失事车辆。4条活生生的生命,就这样离去。

而今,失事山崖苍凉孤寂,只有几株山松附着清晨的露珠,仿佛苍松也默然垂泪……

工作狂

“有女不嫁林业工,出门回家臭烘烘”。1996年,大学本科毕业的马定毅回到农村老家,干起了“臭烘烘”的林业工。

工作18年,三天两头往林里钻,同事已记不清马定毅用破了多少顶帐篷、身上有多少摔伤刀伤,还有被毒蛇咬得乌青、被马蜂蜇成“胖子”、被虫子弄得全身过敏,他总一笑付之。

39岁的龙文做过教师、敬老院院长,今年初调入县林业局工作,没几天,兴冲冲地给姐姐龙琼打电话:“姐,我这周学会了好多检疫知识,会取样标本、会看显微镜了,要跟马定毅学习成为检疫高手!”

仅仅3个月,龙文迅速进入角色,只要听说哪片山生病了,不管路多险峻,他都坚持和大家一起“出诊”。

“葡萄苗、肥料,全是小梁帮我弄来的,小梁说这是搞一村一品,我们村要有产业才行。”雄虎村村民李应林口中的小梁,便是梁进冬,前年被县林业局选派驻村。小梁年龄确实不大,刚过而立之年,孩子不满周岁。

同为镇长助理的王锐和梁进冬住一个宿舍,哥俩聊得来,“他每次从村里回来,都带回很多村民的意见和想法跟我探讨,只要涉及村民利益的事情,他都格外上心。”

24岁,正是花样年华。透过杨林在排调镇水利站宿舍的天窗,一把小型吉他安静地挂在墙上,永远不会再有人弹起。

“话少、本分、勤快,下村工作从不喊累。”这是同事对杨林的评价。在领导眼里,他是业务一把好手,爱钻研爱鼓捣,更是一块“革命砖”,哪里需要往哪里搬。工作不满两年,杨林已辗转镇计生办、综治办、安监站等多个岗位历练。

“不孝子”

好几天没见爸爸了,10岁的马瑞捷打电话给爸爸的同事:“叔叔,我爸爸去哪儿了,他手机关机了。”

“爸爸下乡去了,要去很久……”同事在那头强忍住哭声。

常常跟着爸爸在检疫站加班,马瑞捷眨眨眼睛,“爸爸的办公室就是我的小家。”一心扑在工作上,马定毅和家人聚少离多,更谈不上帮家里干些农活。

父母已年逾古稀,妻子多病,全家5口人只靠他一个人的微薄工资,日子过得艰难。“但他从来没有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同事郭泽贵说。

“从结婚到女儿出生,他每次都是来去匆匆,呆不了多长时间。” 梁进冬的妻子陈晓丽的眼泪簌簌落下来,“我埋怨他,他总说‘下次给你补回来好不好’。”

“杨林是带着遗憾走的,”父亲杨光周平静地说道,“尽管孩子内向,话也少,但他有理想,很孝顺。”

“杨林经常放《父亲》给我听,总觉得孩子还在排调上班。”杨光周禁不住哽咽着念起了《父亲》的歌词——每次离开总是装作很轻松的样子,微笑着说回去吧,转身泪湿眼底,多想和从前一样,牵你温暖手掌……

龙文和母亲住一起,白天工作干不完,晚上经常加班。年近八旬的母亲关心儿子要他早点休息,为了不让老人家担心,他假意答应着上床,待母亲睡下后又偷偷起来熬夜加班。

龙文走得匆匆,伤心的不只母亲,还有敬老院的那些老人。王义拿出一张单子,上面写道:王时泽30元,莫文坤20元,王义30元……共计315元。这是敬老院的老人们自发从自己微薄的生活费里挤出来的钱,他们说要用这点钱给龙文买个大花圈,送他走一程。

追悼会那天,老人们拄着拐杖,像孩子一样哇哇大哭。

APEC高官会告别半瓶水浪费现象

新京报讯 在APEC第三次高官会上,会议饮用水瓶被贴上了一种绿色标签,参会人员饮用时可在标签上做出标记、辨认自己水瓶。会务服务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此举让会场告别了“半瓶水”的浪费现象。

绿色标签留个人标记

走进APEC第三次高官会北京宫会议厅,来自加拿大的会议代表发现,桌上的矿泉水瓶好像有些异样,通红的瓶身上一处绿色标签格外显眼。

“Mark me, drink me, take me(给我做标记,饮用我,带走我)”

看完绿色标签上印着的这行小字,他欣然用指甲在标签上划出了一个笑脸,作为自己的标记。“我会喝光这瓶水,不用担心和别人弄混水瓶。”

每天在北京召开的各种会议成百上千。会场提供的瓶装水多是一个模样,开盖后很容易弄混,特别是有中场休息的会议,参会人员再回来时弄不清哪瓶是自己喝过的,只好弃之不喝或再开一瓶,造成很大的浪费。

APEC第三次高官会会务服务部有关负责人说,正是这小小的绿色标签,让每天数千人开会的会场告别了“半瓶水”的浪费现象。

多数代表喝光瓶中水

来自市外办的彭力是绿色标签的创意者之一。他告诉记者,去年召开的APEC非正式高官会上,会务部门就试用了这种可以用指甲划出印记的标签,方便参会人员在瓶子上写名字或做记号。“这个绿色的标签有个名字,叫‘iWater’,意思就是珍惜、节约饮用水。”他说,这也正好契合了本次APEC高官会绿色办会、节俭办会的原则。

“从会场回收情况来看,绝大多数代表都将瓶中水喝光了,基本没再出现‘半瓶水’的浪费现象。”在北京宫会场外的志愿者说,看到一个个没有浪费、全都喝干净的水瓶,他们也很高兴。“我们最大的乐趣就是看一些参会代表在绿色标签上划出的个性标记,有的类似涂鸦、有人签名帅气……”

市旅游委副主任于德斌表示,目前本市举办的多种会议都在饮用水瓶外加贴了这种记名标签,方便参会人员标记、辨认自己喝的水瓶,尽量杜绝会议饮用水浪费现象,节约宝贵的水资源。

知识窗

“APEC方式”

APEC成立以来,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合作方式,即“APEC 方式”。其特点为:承认多样性,强调灵活性、渐进性和开放性;遵循相互尊重,平等互利,协商一致,自主自愿的原则;单边行动与集体行动相结合。在集体制定的共同目标的指导下,APEC成员根据各自的不同情况,作出自己的努力。这些原则和做法,照顾了合作伙伴不同的经济发展水平和承受能力,使他们不同的权益和要求得到较好的平衡。

■ 探访

安检民警每天弯腰3万次

已有320余名参会境外代表抵京,北京饭店十余出入口全天24小时安检

新京报讯 (记者林野)记者昨日了解到,目前北京已迎来320多名参加APEC第三次高官会以及相关会议的境外代表,为确保安全,安检民警24小时值班,总计每天弯腰下蹲3万次左右。

会场每日安检

至少1.5万人次

“您好,请微张双臂,接受安检。”北京饭店莱佛士南门内,前来参会的代表走过安检门,民警尹诗玉马上笑着迎上去。手里一公斤重的安检仪上下翻飞,仅几秒钟就把代表上身正面检查完毕。

“稍等。”见代表欲转身,尹诗玉赶忙拦住,快速弯下腰去,仔细地用安检仪遍查腿部和鞋子。“现在您可以转身了。”又一次快速弯腰后,尹诗玉完成了全部的安检工作,微笑着说:“谢谢合作。”

APEC第三次高官会安保组负责人告诉记者,这样的“鞠躬”式安检,每天至少有1.5万人次,需要民警弯腰安检3万次。也就是说,参与安检保障的百余名民警,每人每天至少要弯腰170次以上。

“不止弯腰,例如裤兜等人体安检的重点点位有20个,都要仔细检查才能保障会场安全。”民警张召成表示,保障会场安全方面要力求精准。

另据会议安保组负责人介绍,参与安检的民警分成7个班次,在十余个出入口进行全天24小时不间断安全检查。

开通参会人员

入关绿色通道

据了解,作为重要国际会议,APEC贵宾向来都可以享受便利的通关服务。市交通委、市口岸办等单位协调首都国际机场,特别开通了绿色通道,简化程序,减少参会境外代表出入境通关等候时间,受到多国代表的赞许。

北京市旅游委副主任于德斌透露,从第一位来自新加坡的代表抵京算起,3天来北京已经迎来了326位参会的境外代表。

辽宁遭遇60余年来最重旱情 一些村民饮水困难

记者从辽宁省防汛抗旱指挥部了解到,7月下旬以来,辽宁气象干旱快速发展,大部分地区无明显降水,全省遭遇60余年来最重旱情。7月以来平均降水量仅为90.4毫米,较常年同期偏少六成,为1951年有完整气象记录以来同期最少。

气象部门预报辽宁省8月中旬没有明显缓解旱情的降水,晴热天气还将持续。预计气象干旱范围将进一步扩大,干旱程度将进一步加剧,大部分地区将由夏旱转为夏秋连旱。

8月12日下午,虽已立秋,辽西大地还是骄阳似火。

站在干枯的农田里,眼望着这一片片一点就着的花生、苞米,兴城市碱厂满族乡四间村村民刘文颖欲哭无泪。苞米叶一捻可以成末,花生秧都干了,刘文颖拔出一棵秧没有花生,再拔一棵还是什么都没有。

“我种了20亩花生、10亩苞米,全旱死了。”刘文颖说,“正常年景30亩地纯收入能有2万多元。现在不但赚不到钱,种子、农药、化肥,至少赔进去15000元。”

8月正是玉米花生灌浆、果实成熟的关键期,是乡村最美的时候。在从兴城市区到碱厂乡的35公里丘陵路两旁,一眼望去,本该绿油油的庄稼,都是黄绿相间的颜色,有的全是枯黄色,还有不少树木因为缺水而枯死。

碱厂乡党委书记王德鑫,走走停停,陪记者到路边查看。他说:“有的地块你看着是绿的,仔细一看玉米要么没有结棒,有的结了,扒开一看,也没有多少玉米粒。我们乡镇农田绝大部分绝收,成灾减收已成定局。我们现在抗旱的重点已经转向保人畜饮水、保果树。现在有3个屯子饮水出现了困难。”

路边有老树干旱而死,河道里几乎一滴水都看不到,河床上的草盖不住,裸露着地皮。

“我活了快70岁,从没见过这么旱的天。”蒋家村大屯组村民杨立群说,“水都快吃不上了”。没有水源,自来水断了后,这个屯子吃水靠两口几百年的老井。“往年,水面离井口也就二三米。”55岁的村民小组长杨立华说,“你看现在都至少有10米了,水连水泵都盖不住了,只好每天等水冒出来一点,一早一晚,村民集中来接水。”10多米深的井,杨立华每天都要踩着井壁的石头冒着危险下去,给村民把水桶灌满。

“现在还能勉强应付吃水。再旱下去,乡里就得挨村送水了。”王德鑫说。

“虽然全力以赴抗旱,下发了3000多台水泵。但旱情太重、发展太快。我们这个县耕地面积是80万亩,现在至少有40万亩土地绝收。”兴城市委书记于学利说,“实事求是地说,减产必然减收,今年农民收入减少已成定局。”

“收入减少后,困难农民数量会大幅增加,今冬明春生活会非常困难。我们正着手摸底调查。市里已经决定,压缩政府各项开支,用于困难群众生活补助。”于学利说。